• 京山第一次見于歷史典籍的名稱
  • 信息來源:本站?? 發布時間:2018-08-24?? 閱讀:次?? 字體:【

  •   司馬遷《史記 秦本紀》記載,公元前299年,秦昭襄王派了一位名叫羋戎的將軍進攻楚國,占領新市。這個“新市”,是今位于京山縣三陽鎮石羊村康家塝的一個鄉村小集市(聚落),這是京山第一次見于中國歷史典籍的名稱,說明戰國時期京山地域屬于楚國北境,界鄰隨(曾)國。
      “羋”,念mí,一個非常少見的姓,就連北宋初成書的《百家姓》上也沒有,但在春秋戰國時期,卻是楚國的國姓,如同大清帝國的“愛新覺羅”一樣,只有具有王室血統的人才夠資格享有。羋戎,這位秦國大將怎會有楚國王室的專姓?秦人為什么放心讓他擔任帶軍統帥?同樣,他如果是楚人,又怎能甘愿為秦國攻伐自己的祖國?個中原委,一言難盡——秦漢之前,中國古代姓與氏是分開的。姓,祖宗;氏,支脈;姓為大宗,氏為小宗。例如那位幫助周武王滅商的姜尚(子牙),就是姜姓,呂氏。上古黃帝第八世孫季連姓羋,他的后人熊繹被周天子封為楚王,再后來,熊繹將子孫分封各地,其子孫各以封地為氏,衍生出斗、成、伍等許多氏,如熊繹的小兒子就以他父親謚號“若敖”為氏(他自己封地斗邑,亦稱斗氏),這些具有季連血統的諸氏均為羋姓。
      楚國國君實行嫡長子繼承制,朝中要職由國君弟兄擔任。幾代楚王之后,若敖氏后裔斗氏和成氏長期擔任宰相(令尹)、三軍司令(大司馬),握有楚國最高權力,陰有取代國君的圖謀。楚莊王繼位初,蕭墻之禍已顯端倪,這位年輕君主,縱情聲色犬馬,不問國事,卻在韜光養晦中積蓄力量,等待時機。公元前605年,“三年不鳴,一鳴驚人,三年不飛,一飛沖天”的楚莊王一舉粉碎令尹斗椒以若敖氏武裝發動的叛亂,若敖氏大部分勢力被消滅。莊王起用出身低微而有真才實學的孫叔敖等異姓楚人,楚國出現了新的權力階層。若敖氏地位迅速下降,但其他羋姓貴族仍有相當勢力,同宗操戈和權力被剝奪,埋下羋姓楚人對王室的不滿與仇恨。
      羋姓楚人第二次滅頂之災發生在楚平王執政時期。楚平王是楚國歷史上有名的風流天子,行宮遍及全國,就連當時極為偏遠的京山地區也不例外,現在孫橋鎮花苑臺和永隆鎮放鷹臺就是他當年的行宮和狩獵場。楚平王還做了一件在現在人看來驚世駭俗,豬狗不如的事情,公元前528年,他為兒子太子建迎娶秦哀公妹妹孟嬴做媳婦,見新人非常漂亮,竟納入后宮自己享用!親小人,遠賢臣,劣跡斑斑的國君使楚國朝野一片嘩然。楚平王自己是靠權術和政變上臺的,對可能動搖他統治的輿論、動向特別警惕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先下手為強,廢除了儲君太子建,對本來心存芥蒂,又掌管楚國各層權力的羋姓楚人進行了滅族大清洗。太子建師傅,握有重兵的羋姓后裔伍奢也在劫難逃,除小兒子伍子胥投奔吳國僥幸逃脫外,大兒子伍尚和他一起被殺害。
      殺親滅族導致了伍子胥的極端報復,公元前506年,他借吳、唐、蔡等國聯軍攻占了楚國全境,隨之長途追殺已死平王的兒子楚昭王。如喪家之犬的昭王逃到鄖邑(今安陸),令他不曾想到的是,鄖公斗辛的父親當年也是死于平王之手,斗辛的弟弟斗懷一見昭王,分外眼紅,拔劍而起,被哥哥一把抱住。為防意外,斗辛連夜護送昭王至隨國(亦為曾國,今隨州),在曾國國君曾侯的保護下,昭王得以脫險并最后復國。曾侯的兒子曾侯乙去世時,已故昭王之子楚惠王贈送了一件價值連城的殉葬品——镈鐘,以報答他父親當年的救楚之恩。1978年,隨州南郊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了震驚全世界,氣勢恢宏的一套青銅器編鐘,下層甬鐘中間,赫然放著這只镈鐘!事隔2480年后,人們有幸見到了這件稀世之珍——它形體碩大,鈕呈雙龍蛇形,龍體卷曲,回首后顧,蛇位于龍首之上,盤繞相對,動勢躍然浮現,器表作蟠虺裝飾,上有31個銘文,記述此乃楚惠王贈送。直面故物,今人如此貼近地感受到紀元前羋姓怨怨相報的血雨腥風。
      在楚國難以立足的羋姓楚人大多逃亡國外,秦國是他們的首選,這是因為秦楚兩國自秦穆公與楚成王開始,就建立了結盟和王室間通婚關系,楚王迎來的嬴姓秦女,都平庸度日,而秦國娶去的羋姓楚女,有著較高的楚地文化素養,成為幾代秦王的母后,享有很高的問政權。公元前337年,秦惠文王即位,一位楚國貴族女子嫁給了他,史稱羋八子。“八子”,并不是名字,而是嫁給秦惠文王后得到的封號,秦國后宮分八級:皇后、夫人、美人、良人、八子、七子、長使、少使,她處于第五個位次。羋八子的美貌和善解人意深得秦惠文王恩寵,她為秦惠文王生下一個兒子嬴稷,由于“八子”的位次并不算高,一般情況下,她的兒子要想繼承秦國王位幾乎是不可能的。羋八子的兩個弟弟也是楚人,因姐姐受寵和建功而得到封賞,同母異父弟弟魏冉封為穰侯,親弟弟羋戎封地華陽,人稱華陽君。
      公元前306年,已故秦惠文王的嫡長子秦武王猝然去世。膽大而手眼通天的羋八子抓住這千載難逢,轉瞬即逝的機會,在魏冉和鄰國趙武靈王支持下,內外配合,擊敗爭奪王位的諸王子,擁立兒子嬴稷做了國君,這就是秦昭襄王。因為昭襄王年輕,羋八子便以宣太后身份親政,清代學者嚴可均編纂的《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》書中稱:“秦宣太后…臨朝四十一年。”“臨朝”,就是主政。讓我們比較一下中國歷史上操持權柄的女強人:漢代呂后掌權7年(前187-前180);唐朝武則天當權21年(684-705);清代慈禧太后三次垂簾聽政總共也就37年(1861-1908);而“秦宣太后”把持秦國朝政41年,她退政時,秦襄昭王已經60歲,這在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!
      羋八子帶著抱負、理想遠嫁秦國,并沒有忘記祖輩兩個世紀前的滅族之恨。她和弟弟以外戚身份控制秦國政權后,對外用兵11次,除第一年(公元前307年)攻打魏國,其余10次都是以號稱虎狼之師的秦軍攻伐楚國,所向披靡,戰無不勝,將包括楚國舊都郢城(今湖北江陵)在內的大片土地納入了秦國版圖,并把應邀到秦國進行國事訪問的楚懷王扣押三年之久,最后慘死在秦國。這11次戰爭中,羋戎帶軍兩次:公元前300年攻楚,斬楚軍首級3萬,殺死楚國大將景缺,占領了襄城(今河南許昌襄城);公元前299年,攻楚奪取了新市,因這些戰功被封地新城,號新城君。羋氏姐弟在實現復仇計劃的同時,輔助秦襄昭王完成了領土擴張,奠定了秦統一中國的基礎。秦襄昭王去世30年后,他的曾孫嬴政完成了統一中國的偉業。
      “春秋無義戰”,帝王的家事就是國事,帝王的家仇就是國仇,天子之怒,伏尸百萬,流血千里的血腥中,交織著這種家仇族恨。另一方面,在強大的王權面前,盡管內心不甘,人們通常會選擇忍讓,回避。羋姓楚人則不然,敢恨敢為,睚眥必報,伍子胥用18年時間將楚平王掘墓鞭尸;羋八子姐弟囚死懷王,借強秦滅楚。這場宗族、家國混戰中,當年只有京山籍主管王室宗廟事務的楚國大夫申包胥保持著理性,國之不存,家何以在?他遠涉千里到秦國搬取救兵匡復了祖國,又在舉國贊譽,昭王要施以重賞時,他比同時代的范蠡更早地認識到“飛鳥盡,弓箭藏,狡兔死,走狗烹”的道理,悄然逃賞隱居京山城東申公嶺,終老林泉而成為歷史上的智者。回看這段歷史,金圣嘆評《水滸傳》開篇詞說得好:“…七雄擾擾亂春秋,興亡如脆柳,身世類虛舟,見成名無數,圖名無數,更有那逃名無數,霎時新月下長川,滄海變桑田古路,訝求魚緣木,擬窮猿擇木,又恐是傷弓曲木,不如且覆掌中杯,再聽取新聲曲度!”
      關于“新市”一名最后需要交待的是,東漢初,光武帝劉秀封他妹妹的兒子李胸為南新市侯,這是為了區別當時鉅鹿(今河北境內)的新市。南新市侯國的治所就在今康家塝,后移至今宋河鎮秦關。1981年12月23日,為紀念公元前299年縣域署名之始和西漢末年新市人王匡、王鳳領導的綠林起義,原縣城關鎮更名新市鎮。對于京山來說,終老申公嶺的申包胥是最早的歷史文化名人,這樣的名人永久被后人崇敬;而最早入典的京山地名,已成為京山縣城的名字。這樣歷史與現時的時空大穿越,既展示了歷史的厚重,又顯現如今人的智慧,讀古籍看今世,個中味道早已逸出書外……

  • 分享到:0
  • 編輯:
一分钟赛车有什么漏洞